亨德森阿诺德手持玫瑰,为希尔斯堡受难者默哀

亨德森阿诺德手持玫瑰,为希尔斯堡受难者默哀

亨德森阿诺德手持玫瑰,为希尔斯堡受难者默哀

亨德森阿诺德手持玫瑰,为希尔斯堡受难者默哀

虎扑11月30日讯  利物浦球员乔丹-亨德森和阿诺德今天下午代表利物浦一起向希尔斯堡的受害者表示敬意。

1989年4月,在利物浦和诺丁汉森林队的足总杯半决赛中,希尔斯堡足球场出现了令人震惊的事故。96人在事故中丧生。

被认为1989年希尔斯堡惨案的始作俑者戴维·达肯菲尔德(David Duckenfield)近日被排除了重大过失杀人罪的嫌疑。

亨德森和阿诺德在安菲尔德郊外的纪念碑前放的鲜花上留下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永远记住这96人。我们带着爱与家人和幸存者团结一致。署名:利物浦球员。

星期四的判决为这场长达30年的正义之争画上了一个可悲的句号。这场灾难夺去了96名利物浦球迷的生命。由于法律原因,达肯菲尔德却不能以过失杀人罪被起诉。

克洛普谈希尔斯堡

利物浦足球俱乐部在支持这些家庭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克洛普在本周末对阵布莱顿的赛前新闻发布会上重申了对这些家庭、竞选者和幸存者的支持。

他说:“最重要的是我们的思想和爱是和他们的家人在一起,我们一直支持着他们。这看起来像是最后的判决,对我们来说我们当然很失望,悲伤。“

“我非常理解和尊重他们为其奋斗了多久,这显示这件事情的公正判决对他们有多重要。我们百分之百地支持他们。”

达格利什谈希尔斯堡

肯尼-达格利什,希尔斯堡惨案率领球利物浦对阵诺丁汉森林的主教练,也分享了他对这一判决的看法。

这位红军传奇人物在推特上写道:“像任何近距离看到一个家族为正义而战的人一样,玛丽娜和我对周四的判决感到非常失望。”

“我们原本希望这些家庭能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受到判决的一方显然罪有应得,但事实证明并非如此。我们其他人现在必须继续提供他们可能需要的任何支持。

“从个人角度来看,我为这些家庭和他们的支持者在过去30年里所取得的一切感到非常自豪。面对悲剧,面对如此多的反对,他们坚持不懈,以一种让所有让他们失望的人感到羞耻的方式。

“我知道在这种判决情况下得不到任何的安慰,但我希望这么多好人仍然站在他们身边,他们得到一些宽慰。”

普雷斯顿刑事法院在对达肯菲尔德的重审上免除了他的所有嫌疑,并留下了死者和其他许多人的家属的疑问。父亲亨利在悲剧中丧生的克里斯蒂娜-伯克站在公众席上向法官讲话。

她说:“恕我直言,大人,96人是被非法杀害,这肯定达到了犯罪标准。我就想知道谁应该为我父亲的死负责。”

为达肯菲尔德辩护的本杰明-迈尔斯(Benjamin Myers)声称,他的辩护方是这场灾难的“被集中责怪的的对象”。

今年1月,一个陪审团未能就同样的指控作出裁决,而1999年时也有一个悬而未决的陪审团。现年75岁的达克内菲尔德拒绝在所有三次审判中提供证据,声称他的创伤后应激障碍使他成为不可靠的证人。

相关阅读:

(编辑:姚凡)